致焦作市中级法院王波院长:他们鸠占鹊巢四年,谁能为我做主

2021-01-11 11:46来源:江苏热线

  尊敬的王院长:您好!我叫褚人钳,男,1963年出生,浙江台州人,2005年我和另外八位老乡在焦作市创办了红太阳家具城(焦作市红太阳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太阳公司)。十年后,公司期限届满,已出现法定解散事由,我便向解放区人民法院提出了强制清算的申请。解放区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并下达了强制清算裁定。而接下来的四年多的时间里,我虽然合法拍得红太阳公司地面所有建筑物及附属设施所有权,也缴纳了300万元的拍卖价款,却不能实际获得拍卖物。我的那八位老乡雇佣社会人员霸占着我合法拍得的物权,依然经营着家具城,每年获取高额非法利益。王院长,以褚坚强、陈统财为首的八名股东,鸠占鹊巢已达四年之久,谁能为我做主?谁来帮我说句公道话?

  偏袒之一:对于我合法拍卖所得物权,消极对待

  红太阳公司是一家以租赁场地(所有土地租金均是我个人所缴纳,跟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有交款凭据和出租合同为证),收取商户租金为唯一业务的公司,至2015年营业期限届满十年,按相关公司法,已到了依法解散的时间,同年7月我便向解放区人民法院提出了对红太阳强制清算申请。2017年7月19日,焦作市乾诚拍卖行有限责任公司受清算组的委托,对焦作市红太阳家俱有限公司地面建筑物及附属设施进行公开拍卖。经过公开竞拍,我以300万元价格合法拍得上述财产,并全额缴纳了竞拍价款。焦作市乾诚拍卖行给我出具了《拍卖成交确认书》,清算组和我签署了《移交确认书》,从严格意义上说,红太阳公司地上附属物和设施都是我的了。但是从拍卖成交至今,我没有收到任何拍卖标的物和我所取得的所有财产,反而仍然被红太阳公司另外八位股东一直霸占至今。另外,我个人合法租赁的土地也被他们霸占。我多次申请强制执行和起诉要求公司另外八位股东排除妨害、限期搬离,却始终不立案、不作为,成了一纸空文,这背后到底有多少猫腻?

(司法拍卖成交确认书 图 )

  偏袒之二:明知公司账务,收款收据等重要文件资料没有丢失,却以此为名,下达终止清算裁定

  在清算程序中回复:认为进入强制清算之后,召开的股东会决议是无效的,强制清算程序是不可逆的,一切都要按法律程序办事。按照法律规定,应当自清算组成立之日起6个月内清算完毕,可本案却清算了近5年之久!显然已经严重超期

  清算组多次要求另外几名股东提交公司账务和相关材料,他们不但不交,且强行从清算组抢走相关法律和文书并撕毁,6个月的清算,而拖了四年没有走完,却以“清算组至今没有接管公司账务、收款收据等重要文件资料,无法全面清算”为由,而终止了清算程序。

  王院长,在2018年5月17日的案件听证会上,红太阳实际控股股东(褚坚强)手持公司租赁合同和原始财务账册向法庭展示,这个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拍卖押金15万及300万拍卖款收据 图)

  偏袒之三:滥用司法裁量权枉法裁判

  2003年6月我与上白作村委会签订了土地《租赁协议》,十几年来,所有的租金均是我个人缴纳的,作为红太阳公司及其他八名股东均没有向村委会缴纳过任何案涉土地的租金。土地是我个人租的,地面建筑物和附属设施是我依法竞拍所得的,红太阳公司赖以存在的“营业场所”已不复存在,可他们仍然霸占着我租赁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进行违法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每月收取租金60万左右,一年700万左右被他们股东已私分)给我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明显构成非法侵占权,我当然有权要求他们搬离案涉土地。

  作为一位普通公民,我合法通过拍卖取得的财产,却没有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来给予保护,强制清算四年没有完结,而终止了清算程序。消极对待、偏袒,让我经济损失严重,我希望王院长能为我主持公道,查清事实真相、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有专家这样说:执法司法中万分之一的失误,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政法战线的同志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要重点解决好损害群众权益的突出问题,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

  来源:http://bbs.tianya.cn/post-828-1577060-1.shtml

声明: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