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精神之光的艺术灵魂——楼宇烈教授的艺术观

2020-12-15 18:33来源:江苏热线

某种意义上说,创造精神之光的,需要的是视觉直观的画面色感,以及平面上的立体动感,和着颜料上的层次美感。由于早些年的具象派与抽象派的相互对立,一直都使精神上需要的艺术之光停滞在了消极状态上。近几年又有着不少的所谓艺术家另辟蹊径,创造出意象派艺术。但是,意象派的出现总是不伦不类,引来了具象派与抽象派的共同排斥。在极短的时间内,几乎销声匿迹了。

为什么意象派会如此地悲惨呢?笔者仔细地思考和分析过,基本上存在着一个致命弱点,也就是没有把具象元素与抽象元素二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笔者眼前一亮,这不就是真正人们所希望和需要的意象派艺术作品吗!永觉法师的作品中,按照传统的艺术习惯,透露出现代的艺术内涵。也就是说,永觉法师以佛法所讲的实相,经过禅修觉悟宇宙人生的幻象。永觉法师用油彩色调描摹的直观,渐渐转化成了思想的感官。

我们如果欣赏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一定要像读哲学书籍一样,不可粗略而过,必须详细研究,才能真正理解他的思维觉性,以及他所要表达的思想逻辑。为什么要这样评价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呢?因为他是一个实修证悟的禅者,他是一位在静虑参悟中解读宇宙自然规律的智者,他更是用自己对艺术灵悟与澄明觉性的艺术家。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每一幅都是在觉悟后用颜料与色彩表现的内心意境,而不是冲动的涂抹。永觉法师既是现实主义思想的艺术表现者,而又是超越实相的意象主义艺术的展示者。他的这种思想,我们可以更直观地在他的艺术作品上体现得更清晰明了。笔者读过楼宇烈教授对艺术的阐述,却能印证永觉法师的艺术思想。

楼宇烈教授说:“艺术的视野,给人以旷达与平静;艺术的幽默,给人以智慧与轻松。”而我们接触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不仅在视野上得到了旷达与平静,在艺术的实质上更是得到了智慧与轻松。然而在思想上所得到的是人生三昧的智观,在行为上得到的是宇宙自然规律转换地乐感。

也许,有人认为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蕴含的只是玄妙,其实不然,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已经是建立在精神层面之上的道德真性了。艺术的完美一定是在和谐范畴基础上的思欲,是创造精神之光的灵魂之端,体现的价值必须要符合社会需求和完善人格的追求。楼宇烈教授在这方面也作了更高的解读:“艺术精神更主要地体现为一种对社会、人生意义的理解和价值的判断;对社会、个人生活态度和方式的思考;对理想社会、完善人格的追求;乃至于对处世、行事方法的把握与运用等等。”

艺术家经过禅修的洗礼,受到的禅学思想的影响,在思维方式上与常人有天壤之别,再加上艺术给予他的丰富思想内涵,最终在艺术作品中所表现的思绪,是简约的,赋予了生动与明了的深邃的哲理性及艺术性。楼宇烈教授说:“通过艺术修养培养起高尚的艺术欣赏趣味来,对于高尚人格、理想人生境界的追求和确立是有重要的、积极的意义的,”在永觉法师的艺术作品上,所表现出的个人品格和思想境界,都是一种创造性艺术的高尚精神真谛,培养着有高尚欣赏水平的见证者,传播着中道主义的艺术灵魂之真理。

艺术的真性是和谐,和谐是艺术在精神上的根本目标,它是开创艺术文明的意象之始,是缔造与契合艺术家思想境界地鲜明个性。艺术展现和谐,正如梅尧臣所言:“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像永觉法师这样有自觉灵悟高度的人,不是每个艺术家或是修行者都能做到的。因为,艺术所创造的趣味和格调,确立着欣赏与品鉴艺术作品者的正邪及高低,也是能否提高欣赏者的思想高度的。

在艺术创造精神之光的灵魂上,欣赏艺术作品趣味,追求其中完美地终极思想,以及在禅修觉照的体现。楼宇烈教授都作了总结性的阐述:“没有创造就没有艺术,创造精神是艺术的灵魂,不仅是艺术作品的创作中有创造,就是在艺术欣赏中同样也有创造。”这段带有总结性的语言,在艺术欣赏角度上,完全能让艺术家和欣赏者,于思维中有一个全面沟通,从根本上统一了艺术思想的哲理性。

纵观以上楼宇烈教授的论述,再深入到永觉法师的艺术思维里,认真详细作一个比较,他们二人的论述艺术的思想和艺术创作的思想,几乎完全相同。因此,笔者客观而慎重地说,永觉法师的意象艺术形式,以及他的艺术创造的灵魂,在楼宇烈教授的论证中得到了印证。